中国为何盛产科学妄想家?

[ 录入者:linq | 时间:2010-02-27 16:21:18 | 作者:方舟子 | 来源:天之文论坛 | 浏览:8452次 ]
转载方舟子文章:

   最近由于有“哲学狂人”声称用哲学真理**超级数学难题遭到质疑就要和人“赌命”,有关“民间科学家”的 话题在媒体上又热了起来。“民间科学家”一语其实并不妥当,让人误以为搞科学研究还有官方与民间之分,因此我在这里想改用“科学妄想家”来称呼那些没有受过恰当的 专业训练,不具有必备的 专业知识,但是又自称做出了重大科学发现、未获得科学界认可,却以其毕生精力不懈地推销自己的 人。

  科学妄想家并非中国的 土特产。早在半个世纪以前,美国著名科普作家马丁·加德纳就已经给西方的 科学妄想家画过像,归纳出他们作为妄想狂的 5个特点:他们认为自己是天才;他们认为和他研究同一问题的 专家全都是一些傻瓜;他们认为自己受到学阀的 歧视和打压;他们竭尽全力攻击最伟大的 科学家和最确定无疑的 科学理论;他们的 著作荒诞不经,大量使用杜撰的 术语,就像是“疯话”。

  但是中国的 科学妄想家自有中国特色,与其西方同行相比,受迫害情结更深,在“学阀压迫”之外,还多了一重“民族压迫”,自认为受到“西方科学”的 打压,由于是中国人而受到歧视。他们的 自信心更强,动不动就搞重金悬赏征求挑战者,乃至要和人赌命——当然,如果真有人去应战,别指望他们会承认自己的 错误,死不认错是他们行走江湖的 法宝。他们对别人的 批评更为敏感,反应更为强烈,如果有人偶尔批驳他们一下,就会成为其冤家对头,被穷追不舍。他们也更为痴迷,放弃了正常的 生活,多年如一日一心一意地推销自己、与人辩论,有时甚至能感动了记者为其打抱不平。

  但是最大的 中国特色是,这种人数量之多,为西方国家所望尘莫及。在中国各名牌大学的 校园、中科院研究所的 门口,时常可看到他们来上访的 身影。在各大门户网站的 科技论坛,更是几乎要被他们的 口水所淹没。我差不多每过一两周,就会收到科学妄想家寄来的 自荐信和论文,希望我能为他们这些“学术腐败的 受害者”伸冤,主动提出以后要和我分享荣耀和利润。有的 还不停地寄,特别是有个自称发明了永动机的 ,到现在已经给我寄了有几十次了。

  “科学妄想家”在中国的 盛行,有几方面的 原因:

  第一是传统因素。中国古代并无科学传统,只有技术传统,比如我们所津津乐道的 “四大发明”即是。其实科学与技术在思想、方法、内涵各个方面都存在着很大的 差别,但是在中国二者常常被相提并论,混为一谈。搞技术发明有时是靠经验积累和灵机一动就能做到的 ,使有些人误以为做科学研究也可以走这条捷径。

  第二是文化因素。中国历来没有“专业性”观念,欣赏全才、通才,不重视乃至鄙视专业人才,以为只要悟“道”,就可以融会贯通,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什么领域都可以去坐而论道。这种观念在当代人文学者中还很常见,科学家在他们眼中只是些关注细枝末节的 技术员,不如他们掌握了先进的 哲学思想后,可以站得高看得远,乃至以科学导师自居,可以为科学的 发展指点迷津。这种文化背景导致了许多人在科学问题上也好高骛远、夸夸其谈。

  第三是政治因素。大跃进、文革时对专家、权威的 鄙视达到了顶点,无限夸大劳动群众的 创造性,至今流毒不浅。文革刚结束时号召全民“攻关”、“向科学进军”,把科学研究当成了群众运动。随着陈景润成为全国人民学习的 榜样,全国各地也出现了成千上万个陈景润的 继承者。

  现在又多了个经济因素。在科技产业化的 刺激下,连专业的 科研人员都在用浮夸虚假的 成果去捞钱,许多科学妄想家也跟着梦想用妄想出来的 科技成果发财,有意无意地骗钱。这也并非没有先例,例如20年前公共汽车公司的 驾驶员王洪成导演的 “水变油”骗局,获得国家部委的 大力支持,持续了十年才败露,造成4亿多元的 损失。

  既然存在着如此错综复杂的 因素,科学妄想家的 繁荣景象在中国还会持续下去的 。只要他们不试图去骗钱,他们有自得其乐地生活在幻想中的 权利,没有必要非要去改造他们。他们已经偏执,是很难劝说其改弦易辙的 ,到现在我还没有见到有哪个科学妄想家在别人的 劝说下脱胎换骨的 。对那些还没有偏执的 业余研究者,我们可以忠告他们:第一,热爱科学是好事,但是要认清自己的 局限。在科学高度发达、专业性越来越强的 今天,没有受过严格的 专业训练的 人是不可能做出什么重大发现的 。不要好高骛远,要从解决小问题入手,从事像天文观测、博物学观察、寻找新物种、发现新化石这类业余研究者还有用武之地的 工作,让自己成为一名踏踏实实的 业余科学爱好者,而不用变成科学妄想家;第二,要争取与科学界合作,遵循学术规范,努力通过正常的 渠道让学术界承认自己的 成果,不要想通过媒体炒作、民间推销来迫使学术界的 认可,那是不可能的 。

  媒体也不宜炒作这些人,不要让公众对科学界产生误解,以为真有天才受到了科学界的 打压,也不要去鼓励科学妄想家,这显然无助于他们恢复正常的 生活。并无科学专业识别能力的 记者要认清自己的 定位,不要也想到科学界当无冕之王。科学研究有自己的 规律。在科学史上,从来没有外来干预促进了科学发展的 先例,不管这类干预是来自政治的 、宗教的 ,还是媒体的 。

Tags:科妄

责任编辑:linq

本周热点

在新窗口打开 实际大小 关闭 鼠标滚轮缩放图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