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原] 有假学术,无假“民科”—关于《水晶太阳之谜》

[ 录入者:linq | 时间:2010-03-29 19:13:28 | 作者:江晓原 | 来源:江晓原博客 | 浏览:8062次 ]

□ 江晓原  ■ 刘 兵 

   □ 对于英国学者罗伯特·坦普尔,记性好的 中国读者应该不陌生。十多年前,他的 《中国:发明与发现的 国度——中国科学技术史精华》被译成中文出版,那本小书尽管被李约瑟赞许为是对“《中国科学技术史》进行了精彩的 提炼”,也被一些国内人士向青少年推荐,实际上书中颇多穿凿附会之处。

  从那本书中我们已经可以隐约看到坦普尔写作风格的 端倪——这种风格到了《水晶太阳之谜》中就被极度地发扬光大了。这种风格我觉得不妨称之为“渊博而多情的 夸张”。在这本《水晶太阳之谜》中,我明显感觉到某种“民科”的 味道(书的 副标题“现代人失落的 宇宙奥义”也加强了这种感觉),不过即便如此,我认为此书还是堪称“民科”中的 上乘之作。不知你的 感觉如何?

  ■ 其实,当我们商定这次要谈这本书时,我想谈的 话题,本来也是与你的 想法类似的 。不过,我倒是首先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在这本书中,是从什么地方看出了“民科”的 味道呢?这本书所讲的 主题,都是西方古代的 事,也与你研究的 方向部分有关,对此,你应该是很有发言权的 。

   □ 首先这是一种感觉——我浏览此书时就有这种感觉,及至开始阅读,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由于工作的 关系 ,我收集了不少“民科”色彩的 (甚至是伪科学色彩的 )畅销书。这些书都有一些常见的 共同之处:

  比如,喜欢异调独弹,发表主流学术共同体不愿接受的 学说——这些学说通常在主流学术共同体所愿意研讨的 领域之外。

  又如,在叙述自己的 发现时,不愿意循序渐进,先叙述证据和理由,而是先要将自己的 惊世之说宣示出来,并在假定了这种惊世之说为真的 前提下,来叙述自己的 理由。

  再如,列举大量“证据”,但是将这些“证据”和自己要证明的 论点联系 起来时,则经常借助于假想、推测、联想、类比等等手法。

  我觉得《水晶太阳之谜》就完全符合上述特征。

 

  ■ 你讲的 “民科”的 特征已经很详细了。具体到这本书,它所要提出的 几个核心观点,用我们时下流行的 “创新”说,到是颇有“创新”性,例如像古埃及、古希腊就已有望远镜等。但重要的 是,恰恰是关于这些关键性的 问题,作者并没有给出直接的 证据,因为只根据一些图片,那本是可以有许多种解释方式的 。

  除了上述特征之外,也许我还可以补充一个特点,那就是“民科”的 自我表扬,或者说,是在身份上和贡献级别上的 自我拔高。例如,在此书的 特别致谢中,提到他在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作了关于本书旨的 演讲,而且是“这一中国的 首次披露”。其实上,那只是在我负责的 科学技术史课上的 一些讲课而已。

  当然,我也同意你的 说法,即此书在“民科”类的 写作中,是上乘之作。至少,在形式上,它还保留了学术著作的 规范,如引文等,不过这也恰恰说明,当我们只注意著作的 形式,甚至只会以数字数,数册数的 方式来考核学术成果,而忽略了更重要、更实质的 学术内容时,会是如何的 荒谬。

  说到这里,我想向你再提一个问题。与这本书相比,中国国内的 那些“民科”著作又有什么不同呢?差异何在?或者说,其实许多国内出版的 有时也被当作“学术”著作的 东西,也是有着很强的 “民科”特色呢!

 

  □ 其实国内的 许多所谓的 “学术著作”,比某些“民科”还要不如。因为有些“民科”虽然追求的 目标不对,遵循的 路径不对,但至少还有某种“真情”在(哪怕只是为了写一本畅销书),而学术界为了应付量化考核炮制出来的 那些学术泡沫,虽然追求的 目标不错,遵循的 路径不错,却至多只是重复而已(有的 还是剽窃抄袭),而且语言乏味,催眠特效,毫无“真情”可言。这使我想起明末冯梦龙在《山歌》序中说的 话:“但有假诗文,无假山歌。则以山歌不与诗文争名,故不屑假。苟其不屑假,而吾籍以存真,不亦可乎!”剥冯之句,我们也许可以说,“但有假学术,无假‘民科’”?

  回到这本《水晶太阳之谜》上来,虽然“民科”色彩浓烈,但作者还是有一些“真情”在的 ,所以我说他是“渊博而多情的 夸张”。至于和国内的 “民科”著作相比,则坦普尔至少在学术包装上,在旁征博引的 技巧上,明显更胜一筹。

 

  ■ 站在一种宽容、多元的 立场,我们确实可以对“民科”们的 那种执着、热情甚至献身持一种赞赏的 态度,相形之下,也为我们许多所谓的 正统学术在功利化追求下的 平庸而痛惜。这也像我在选择学生时的 一个标准,即以往已经掌握了多少专业知识固然重要,但对于学术和学术的 热情和热爱则更重要,因为如果有了后者,前者尚可补救,但倘无后者,则有了良好的 知识也难以做出好的 成果。当然,在有了这种“民科”的 热情与热着的 同时,如果再能够有规范的 学术意识,那就非常理想了。

  我与这本书的 作者还打过一点交道,也从其他渠道了解了一些有关背景。他在谈吐中也表现出一种“民科”风格。他对自己那本本属“茶余饭后休闲读物”(这是某位国外学者的 说法)的 《中国:发明与发现的 国度》的 学术价值和教育价值极为强调,更对于像教育部等有关单位对该书的 推介津津乐道(参见《水晶太阳之谜》的 “献辞”,也表现了作者的 一种立场和姿态,表现出他对于官本位体制而非学术共同体认可的 特殊偏爱),甚至想要所有的 中国中小学生都去读那本书——幸好没有真的 这样。

 

  □ 看来我们从几方面作出的 判断都相互吻合。不过,我倒想特别指出一点,即我并不认为此书是“坏书”,相反,从文化多样性的 角度出发,我认为出这样一本“民科”中的 上乘之作,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关键在读者怎么去读。在这个问题上,我相信绝大多数读者会有明智的 判断。所以我完全赞成出版社出版此书。

 

  ■ 是的 。正如我们在前面所讨论的 ,此书比那些只是为了应付考核或追求学术之外的 目的 、在形式上符合学术规范而实质上毫无新意的 “学术著作”,还要更为有趣一些,有其存在的 价值,包括娱乐价值。只是,我们当然还要区分不同类型的 书,因为毕竟更重要的 是做那种既符合学术规范,又不“民科”,又真正有学术意义的 工作。

 

 

  《水晶太阳之谜——现代人失落的 宇宙奥义》,(英)罗伯特·坦普尔著,徐俊培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6年5月第1版,定价:55元。

Tags:

责任编辑:linq

本周热点

在新窗口打开 实际大小 关闭 鼠标滚轮缩放图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