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预言:是警示还是娱乐

[ 录入者:linq | 时间:2010-04-03 23:10:12 | 作者:江晓原 | 来源:江晓原博客 | 浏览:17776次 ]

主持人:支玲琳(《解放日报》记者)

嘉  宾:卢耀如(中国工程院院士)、江晓原(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 教授)

  支玲琳:海地、智利、台湾、唐山、土耳其……1月12日至今,全球范围内发生的 5级以上地震,已经不下20几起。震灾频仍,也使得“2012世界末日”的 玛雅预言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地震频率如此密集,是否以前从未有过?

  江晓原:这个要靠历史的 统计数据说话。比如有人说,我年轻的 时候,从来没有这么多的 地震,现在整天看到地震,但这种个人感觉并不能说明问题。首先,这些年媒体发生了很多变化。以前国内的 灾难往往不做公开报道,因为媒体的 使命就是展现社会主义建设的 大好形势,向广大人民群众宣传鼓劲。所以在当时的 时代背景下,很多的 灾难信息被过滤掉了。第二,尽管当时也会报道国外地震,但往往就是一个“豆腐干”大小,被淹没在一众密密麻麻的 文字当中。现在我们是“海地在哭泣”,整整一版的 照片,你想不关注也难。所以,在这两个因素的 影响之下,感觉“地震多了”也实属正常。

  卢耀如:现在的 确是进入了一个地震高发的 时期,但是这么大的 地球,本来一天也有好几千次的 地震。从可以掌握的 历史资料来看,从15世纪开始,就已经有地震活跃期的 存在,分别是:1490年~1520年,1610年~1640年,1730年~1760年,1880年~1925年。而从1975年到现在,又是一个最近的 地震活跃期。地震活跃期具有规律性,并不是今天才有的 特殊现象。以滇西地区为例,几乎每10年就有一次6级以上的 地震;川西地区,20年左右就有一次较大的 地震。但是进入地震活跃期,也并不意味着每个地方都会发生地震,主要还是一些构造带在活动,完全没有必要惊慌。像汶川地区、海城、唐山,本身也是因为在地质活动的 断裂带上。

 

  支玲琳:1999年,预言世界末日的 “行星 大十字”之说曾风行一时。如今因为地震,玛雅预言又卷土重来。我们究竟该如何对待这种看似有道理“灾难预言”呢?

  卢耀如:现在关于地震的 谣言很多,有人将汶川的 5·12,海地的 1·22,智利的 2·27这三个日期排起来看,横着是512,竖着也是512,据此推断“灾难天注定”。我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偶合现象。比如1920年12月16日,宁夏海原地震死了24万人;1925年3月16日,云南大理发生地震和火灾;1976年8月16日,松潘地震。乍一看,都是16日发生的 。但是别忘了,在这期间还发生了1933年8月25日的 四川叠溪地震,1976年7月28日的 唐山地震。再说最近的 ,不是还发生了“3.7”土耳其地震,这个加进去不就横竖不一样了嘛。盲目相信这些,不是科学的 态度。

  江晓原:严肃的 科学都是一些枯燥乏味的 数据和定律,所以神秘主义的 东西还是有娱乐价值的 。其实你把各种各样的 数字进行编排,总是可以找出规律来的 。偶尔放松一下紧张的 神经,作为娱乐倒也无妨。像大十字说,对于不具备天文学知识的 普通公众来说,听鼓吹者说得头头是道,被搞得云里雾里。在天文学上,他们说的 天象也确实存在,于是就觉得他们没有说假话。其实这种神秘主义的 传说,都是没有确切根据的 。打个比方,为何月圆时分你不会觉得特殊呢?因为月圆了无数次了,你也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但要是月圆不是1个月1次,而是100年1次,那这个情形可能就不同了。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说“月圆的 时候狼人会出现”,说不定很多人就会相信,因为很多人可能一生也没有见过月圆。但从天文学的 角度来看,那些周期天象,1个月1次和500年1次,本质上是一样的 。

 

  支玲琳:在今天这个科学长命昌明的 年代,神秘主义的 预言哪怕已经被事实一次又一次地验证虚无,但仍然可以“换个马甲”大行其道,的 确是让人匪夷所思。它为什么还会有市场?

  江晓原:对于这样的 神秘主义预言,我们往往称之为“伪科学”。在西方,讲神秘主义和伪科学的 人是很多的 ,但伪科学与科学毕竟不同。需要提醒的 是,尽管神秘主义和伪科学不可信,也不要有先入之见,认为神秘主义就是科学的 敌人,它多一分,科学就少一分。举个例子,发现了行星 运动三定律的 开普勒,他本人其实是一个整天沉浸在神秘主义思想中的 人。他要是没有对神秘事物的 探索热情,也弄不出这个三定律。纵观西方的 科学发展史,其实看不到人们对伪科学和神秘主义的 围剿,反而是伪科学、神秘主义与科学之间共生的 状态。只不过到后来,科学职业化、建制化以后,客观上使得它和神秘主义划开了界限,但世人对此还是持宽容态度的 。伪科学当然不可信,科学家要向公众作说明,但是也不需要将伪科学斩尽杀绝。实际上,恰恰是宽容才能促进科学。

  就像保护生态多样性一样,神秘主义不必禁言。但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约束自己的 底线。对别人持宽容态度,不等于我也要讲;我不信,但并不表示就有义务去批判它。

  卢耀如:商业电影似乎也很偏爱这样的 题材,但是我想这个作用主要还是警示,不是为了传播预言。因为人们对地球的 过度开发,已经引起了很多的 灾害问题。像中国台湾地区拍的 《正负两度》聚焦全球气候变暖,澳大利亚拍的 《沙尘暴》,我看到的 是不是预言,而是沉重的 警示。

  

  支玲琳:但是面对灾害的 频频发生,人们的 不安全感、恐慌感,客观上也是预言得以滋生的 心理土壤。之前多个地方已经发生过“等地震”的 事件。对此,两位专家有怎样的 建议?

  卢耀如:智利这次地震8.8级,但是死亡人数并不多。这是因为在1950年代,智利已经发生过一次很大的 地震,后来建筑物加强了抗震功能,所以死伤并不多。而海地建筑物质量比较差,所以才会造成那么大的 伤亡。所以我的 建议是,地震虽然不可预测,但是可以防灾减灾,不能汶川地震过去了,我们的 防灾意识和防灾教育又松懈下来。与其相信玛雅预言,不如思想上抗震,做好防灾准备。政府要“外松内紧”,一面做好地质监测工作,一面加强综合防灾系 统的 建设。这不是不吉利,而是科学态度。

  江晓原:该上班还是得上班,该生活还是得正常地生活。实际上没有多少人真的 相信“末日预言”。只是有很多人在谈论而已。这就像有人经常问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 人相信星 座呢?我总是要向他们指出,首先这个陈述就有问题。有那么多人谈论星 座,并不等于有那么多人相信星 座,即便他宣称自己相信,也未必是真的 相信。因为如果真的 相信,那就要按照星 座理论的 预言来行事了,但好像几乎没有人会这么做,所以怎么能说相信呢?何谓相信?就是真的 根据预言来安排你的 生活,比如根据“2012年是世界末日”来安排你此后两年的 生活——你可能这样吗?。嘴上说,我很信,我很忧虑……,其实不过是津津乐道的 谈资而已,归根结底还是娱乐。

Tags:

责任编辑:linq

本周热点

在新窗口打开 实际大小 关闭 鼠标滚轮缩放图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