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号火星车品味研碎的沙粒

[ 录入者:Melipal | 时间:2016-02-03 17:05:27 | 作者:Melipal译 | 来源:NASA | 浏览:1289次 ]

原文标题:NASA Mars Rover Curiosity Tastes Scooped, Sieved Sand

作者:Guy Webster, Dwayne Brown / Laurie Cantillo   原文来自:NASA   Posted: 2016. 1. 22

编译:Melipal   审校:Linq (编译版权所有,文章有删节,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NASA的好奇号火星车当前正在考察一座活跃沙丘。在工作地点,好奇号额外进行了一些先前从未在火星上进行过的采样活动。

这张照片展示了好奇号当前的工作地点。火星车继续研究着火星上的活跃沙丘。这里是巴格诺德(Bagnold)沙丘地的一部分。巴格诺德沙丘地是一道由暗色沙丘组成的沙丘带,沿火星的夏普山(Mount Sharp)西北翼分布。这张照片是在好奇号的第1229个火星日(2016年1月20日)使用前置危险规避照相机拍摄的。(图片提供:NASA/JPL-Caltech)

火星车的第2与第3个样本是在“纳米布(Namib)沙丘”挖出的,将根据沙粒的大小使用两个筛子进行筛选。较粗的筛子是第一次使用,而它的启用改变了处理后的样本送入输入口,供火星车内部仪器进行实验分析的方式。

调整火星车的姿态并挖起沙丘的样本也是一个挑战。好奇号在1月12日抵达了采样地“戈巴别布(Gobabeb)”。

来自加州帕萨迪那(Pasadena)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的迈克尔·麦克亨利(Michael McHenry)说:“驾驶着火星车驶入倾斜的沙地,然后再在沙地上转向,将火星车调整为最适宜研究沙丘的姿态调,这非常具有挑战性。”麦克亨利是好奇号任务采集样本的火星车规划员。

自1012年在火星上着陆以来,好奇号只在其他一个地方挖掘过样本。2012年10月至11月,它在一处叫做“岩石巢(Rocknest)”的风成吹积物上挖取了尘埃与沙土。在岩石巢与戈巴别布之间,火星车在9处目标岩石上采集了样本,不过手段是钻探而非挖掘。

好奇号当前的工作是对地球以外的活跃沙丘进行第一次近距离研究。纳米布以及邻近的暗色沙堆是“巴格诺德沙丘地”的一部分,这处沙丘地沿一座成层的山体西北翼分布,好奇号正在这里考察岩石中的火星远古环境条件记录。对沙丘的研究还提供了额外的信息,说明了在一个大气不如地球浓密,重力也不如地球强的地方,风力是如何让沙尘颗粒运动,并筛选沙尘的。

这张假彩色工程图描绘了实地火星岩石分析采集处理(CHIMRA)仪器,它连接在NASA好奇号火星车机械臂一侧的旋转台上。这台仪器可以加工内置铲子(红色)和钻头(图中没有描绘,不过是旋转台的一部分)采集的样本。CHIMRA还可以将样本送入火星车内部的分析实验仪器中。图中描绘了两种将样本送入CHIMRA的渠道(铲子将样本送入以棕色描绘的位置,而钻头将样本送入顶部的样本输运管中)。图中还标出了振动机构的位置,它的功能是摇晃旋转台,让样本进入CHIMRA与分配箱(黄色)内部,样本经由后者被筛子山选,并被送入分析实验仪器中。(图片提供:NASA/JPL-Caltech)

沙丘中的沙粒尺度与组分分布在一个范围内。风力的筛选会让某种粒度和组分有所集中,原因是组分与密度相关,取决于风力活动的区域和时间。选择考察戈巴别布区域的原因是,这里拥有新近形成的沙纹。关于火星当代环境这些方向的信息可能会帮助探测器解释远古砂岩中看到的组分变化与沙纹图案,后者是由风力或流动的水体形成的。

好奇号在1月14日第一次挖掘了沙丘样本,不过火星车要首先使用车轮来拖步走过这里。麦克亨利说:“拖步行驶的过程帮助给我们带来了信心,说明这里存在足够多的沙粒供我们挖取,而铲子走过的路径并不会撞击沙尘之下的地面。”

第一铲样本的处理方式与岩石巢样本很类似:火星车机械臂上一台多室仪器一系列复杂的运动让样本进入一个筛子,筛子阻隔了大于150微米(0.006英寸)的颗粒。通过筛子的一些物质从仪器中的“分配器”落向实验室的输入口,而筛子阻隔的物质则被倒到了地面上。

分配器被直接放置在了火星车甲板开启的输入口上方,让一部分样本在处理设备发生振动且输送门开启的时候落入输入口。除了分析输送给内部实验仪器的样本之外,好奇号还可以使用其他仪器来考察倒向地面的样本。

1月19日,好奇号在戈巴别布进行了第二次挖掘。这次当粒度较粗的筛子登场后,粗至1毫米(1000微米,0.04英寸)的颗粒从其上通过。

第二铲样本中的沙粒起初是使用150微米筛子筛选的。没能通过这个筛子的物质随后使用1毫米筛子进行了第二次筛选。进行实验分析的样本是并没有通过细筛,但通过粗筛的那一部分。

来自JPL的好奇号火星车规划小组组长约翰·迈克尔·莫罗基安(John Michael Morookian)说:“剩下的主要是粒度细于1毫米,但粗于150微米的颗粒。”

这部分由铲子(而不是分配器)送入了实验室输入口。莫罗基安如是描述这一步骤:“我们开始振动,并逐渐让铲子倾斜。物质更像是逐渐流向铲子底部的,而不是一气落下。”

好奇号在完成了对着陆点附近外露岩石成果丰硕的考察,并驶向成层的夏普山之后,于2014年抵达了夏普山底部。在山体下部,火星车正在研究火星远古的气候是如何从适宜微生物存在的湿润状态变更为更干旱的严苛环境的。更多关于好奇号的信息请访问:NASA

(全文完)

Tags:好奇号 沙粒

责任编辑:Melipal

本周热点

在新窗口打开 实际大小 关闭 鼠标滚轮缩放图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