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塞塔的临终遗言

[ 录入者:Melipal | 时间:2016-12-30 21:23:56 | 作者:Melipal 译 | 来源:ESA | 浏览:1151次 ]

原文标题:Rosetta's last words: science descending to a comet

原文来自:ESA   Posted: 2016. 12. 15

编译:Melipal   审校:Linq(编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9月30日,ESA的罗塞塔号探测器完成了难以置信的任务,采集了空前的图像与数据,最后触及彗星表面。

罗塞塔号传回的最终影像序列。(图片版权:ESA/Rosetta/MPS for OSIRIS Team MPS/UPD/LAM/IAA/SSO/INTA/UPM/DASP/IDA)

罗塞塔号的信号从ESA任务控制中心屏幕上消失的时间是格林尼治时间11时19分37秒,这证实探测器已经抵达67P/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的表面,并已经在大约40分钟之前从距离地球7.2亿千米的地方关闭。

从罗塞塔号收回的最后一段信息是由导航导星仪传回的,报告称看到了视野中的一个“大型天体”,也就是彗星的地平线。

对最终下落过程的重构表明,探测器在距离目标地点区区33米之外轻轻触碰地表。

这样的精度再次凸显了支援整个项目的飞行动力学家绝佳的工作。

这个地点位于彗星“头部”玛阿特(Ma'at)地区一个古老的凹坑之内,这里以罗塞塔之石原本发现的地方——塞伊斯(Sais)命名。

探测器为邻近的这座凹坑拍摄了无数的图像,捕获了其分层的侧壁惊人的细节,这些信息将被用于帮助人们破解彗星的历史。

最后一张图像是在距离碰撞点大约20米的地方拍摄的。此外,罗塞塔号的一系列尘埃、气体与等离子体组分分析仪器也采集了数据。

罗塞塔号传回的最终影像。(图片版权:ESA/Rosetta/MPS for OSIRIS Team MPS/UPD/LAM/IAA/SSO/INTA/UPM/DASP/IDA)

随着距离表面越来越近,可见彗星外流气体的压力随之上升。扫描数据表明,在地表之下若干厘米处的温度大约是零下190到110摄氏度之间。这样的变化最可能的成因是在罗塞塔号飞掠彗星表面期间阴影和当地的地形特点。

对水蒸汽最后的测量是在9月27日进行的,根据估计,彗星每秒要释放两大汤匙的水量。在2015年8月最活跃的时候,该区域每秒估测的水分释放量相当于两个澡盆。

由光谱读数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以探测器一路下降过程中的高分辨率,彗星表面组分不存在明显的差异。而且在降落点附近也没有明显的小型冰斑。

测量数据还表明,在靠近地表的区域,非常小的尘埃颗粒(可能尺度只有百万分之一毫秒)数量有所增加。

对彗星周围气体彗发的最后一次观测是在最终的下降之前的一天进行的。现在彗星与太阳的距离要比它靠近太阳时远得多,而二氧化碳仍旧在流出。

罗塞塔号彗星降落地的环境。(图片版权:CIVA:ESA/Rosetta/Philae/CIVA;NAVCAM:ESA/Rosetta/NAVCAM – CC BY-SA IGO 3.0;OSIRIS:ESA/Rosetta/MPS for OSIRIS Team MPS/UPD/LAM/IAA/SSO/INTA/UPM/DASP/IDA;ROLIS:ESA/Rosetta/Philae/ROLIS/DLR)

在针对太阳风与行星际磁场的最后测量期间,太阳风环境以稳定为主,这提供了对于校准而言非常重要的“安静”背景。

从距离表面大约2千米处开始,探测器观测到了彗星等离子体密度的降低,而在玛阿特地区的凹坑中没有发现明显的局域性气体外流。

一直持续到距离表面估计有11米处的磁场测量证实了先前的观测,也就是该彗星是个不具备磁场的天体。

在降落期间,探测器没有采集到大型尘埃颗粒,这本身就是个有趣的结果。初步结论是,观测到的水蒸汽产量过低,无法将尺度可以探测的尘埃从表面扬起。

罗塞塔号的碰撞。(图片版权:ESA/ATG medialab)

ESA的罗塞塔号任务科学家马特·泰勒(Matt Taylor)说:“很高兴能看到对罗塞塔最后的这些数据进行的第一批分析。现在降落操作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而仪器小组正在全力分析在罗塞塔持续2年多的彗星探测期间采集的海量数据。

“这一阶段采集的数据最终将与罗塞塔号的其他数据一样,在我们的数据存档中公布。”

编者注

更多细节请参考这篇互为补充的博客。

(全文完)

Tags:罗塞塔 彗星

责任编辑:Melipal

本周热点

在新窗口打开 实际大小 关闭 鼠标滚轮缩放图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