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学“高大上”吗?—听沈老师讲讲小伙伴眼中的天文学家

[ 录入者:数星星的猫 | 时间:2014-08-05 21:35:16 | 作者:数星星的猫 | 来源:天之文 | 浏览:3869次 ]

7月26日下午2点,屋外蝉声聒噪,更加映衬着夏天当午的炽热难耐。在上海天文台3层小会议室里,这里正在举行天之文系列科普讲坛的第四讲,也是天之文科普大讲堂整体系列的第45讲。天之文的小伙伴们邀请到上海天文台的沈世银研究员为大家讲述《小伙伴眼中的天文学家》之系列故事。

流程是这样的:

1. 沈世银研究员做“小伙伴眼中的天文学家”主题演讲

2. 科学交流

3. 天文知识竞答活动

4. 现场抽奖

开场前——焦灼等待中

离开场还有20分钟,现场已经来了十几位观众。其中小有六、七岁小朋友,老有年过60的老爷爷。知识的海洋中没有年龄的界限。

特色之一:还有护照,有没有。有了护照,每次来参加都可以盖上特色章,收集满一年的讲座特色章,还有机会获取大礼。这么给力,有没有。

特色之二:我们的讲座,每次都会有现场直播,这么酷,有没有。

特色之三:听完讲座,还有竞答,奖品给力。有没有。

特色之四:现场抽奖。

五四三二一,开始啦!

 

报告现场:

根据后期对沈老师的采访,“花了多久来准备这个报告?”沈老师诙谐一笑,感慨道:“酝酿比较久,但准备起来还是一气呵成的。”这个报告内容是杂中有序,科普内容是老少皆宜。紧随小编来梳洗下沈老师的报告内容。

不同行业人眼中的天文学家。天文学家们,有没有觉得深有同感呢?

沈老师ppt摘选

上述图片好像回答了提出的问题,但实际上故事才真正的开始。

首先,沈老师就“天文学有用吗?天文学神秘吗?”展开了生动有趣地描述。

“现在几点?你在哪里?我是谁?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之类的问题,是每个人都会问的问题,尤其是最后一个终极的问题。天文又能给出怎样的答复呢?

“现在几点?”

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圈是一年,月球绕地球公转一周是一月,这些是天文中很基本的应用,目前已经被大众们所熟知。

甚至是1秒,尽管最精确的定义是根据铯133原子能级跃迁时间来定的,但是更为人所熟知的是天文中的平太阳时,认为地球自转一周严格是一天,一天对应的是86400秒。当然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地球自转并不严格精确,由于地球绕地运行的轨道是椭圆的,因此地球相对太阳自转一周并不是均匀的,考虑这些因素得到的时间是真太阳时。

 “你在哪里?”

沈老师说:“当别人问你在哪时?你可以回答我在上海天文台听讲座。但如果是个外星人呢,你该如何回答呢?”节选一张沈老师的报告文件,能否解答朋友的答案呢?

沈老师ppt摘选

“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沈老师引用熟悉的科普书籍、电影和最近流行的美剧《The big bang》,引发大家思考,但也为这个终极问题留下了开放的空间。“一切学问都是宇宙学。”

古代天文学和现代天文学家有什么区别呢?

沈老师ppt摘选

现代天文学家的研究手段“高、大、上”是怎样体现的呢?“黑、暗”理论又是什么呢?

沈老师提到,天文研究离不开多个波段的观测数据。“高”指的是光学望远镜的地理位置通常要是高山;“大”指的是射电望远镜的口径之“大”,而“上”则指类似于红外、X射线波段、伽马射线等波段的空间望远镜的位置之“上”。

关于“黑、暗”理论,也就是黑洞、暗物质和暗能量。在报告上,沈老师特别严肃地提到,“由于这些理论知识有点偏离大众的常识,民间科学爱好者要以此为界”。

 

关于现代天文学家的特点,沈老师更是从自身经历,精辟地整理出一些观点。也经过他的同意,与大家分享如下:

“高碳人士,众多的技术人才和IT人士”。

所谓“高碳人士”,天文学家都懂得的。观测天文学家们经常需要远离光污染严重的城市,去往星光璀璨的地方观测。

而“众多的技术人才”,天文学家也是懂得的。多波段观测数据的采集、分析和处理等等,都需要各种技术人才来参与。

“IT人士”,不论观测天文学家还是理论天文学家,不论是追求精湛的数据库技术还是追求更大更深分辨率更高的数值模拟,大家需要的都是更好的计算机技术。

 

让全场气氛达到高潮的是当沈老师谈到当天文学家遇到天文学家时可能发生的情况。在其中,沈老师也讲述了好多小故事,让大家在快乐中收获了很多感悟。

后期采访,两位小观众告诉小编,最大的感悟是“其实观测和理论都缺一不可,就像沈老师说的,人类的认识在观测和理论的交互中得到不断的深入”。

沈老师ppt摘选

最后,沈老师总结此次报告,并等待大家的后期问题。

 

科学交流现场再现:

1. 主持人张瑶问大家,“沈老师是做理论的,还是做观测的呢”?

2. 观众:阿里天文台和星明天文台有什么区别呢?

沈:首先我对星明天文台并不是很熟悉。但我可以谈谈阿里天文台目前还存在的问题:由于处在海拔很高的山上,人是否能适应呢,以及需要的资金支持还未落实。

3. 观众:我猜沈老师做理论的。能分享下在马普所的经历呢?

沈:我是偏理论的。我在马普主要是参与了SDSS I期项目,统计分析星系的特点。

4. 观众:关于外星人,观测天文学家在外星人的观测上有什么进展呢?

沈:理论上也是有做的。

首先分析找到太阳系之外其他恒星系统中适合人类居住的宜居带。观测学家到此为止,理论学家会进一步进行概率的分析。

观众:我是做IT的,目前日益发展的技术对于天文大数据的分析处理够用吗?

沈:一类是做数值模拟。一般认为宇宙的主要构成物质是暗物质,数据点大和分辨率高,因此对CPU要求很高。从观测角度,虚拟天文台将各个波段的数据收集在一起,因此对数据库的要求很高。

汤海明:每天进入虚拟天文台的数据量接近pB级,而大家知道每个硬盘存储量是3T,所以对应的每天存储量差不多会充满几千个。WWT是基于客户端,远程调取虚拟天文台的多波段数据。如果业余天文爱好者具有一定的分析技术,就可以像天文学家那样,进行数据的分析和研究啦。

5. 观众:射电天文望远镜大概有3种,阵列式的,固定式的,可转动式的。

沈:相对于可转动式单天线望远镜,固定式单天线望远镜(中天式望远镜),望远镜不动,但是星空在动。缺点:不能连续跟踪某个望远镜。优点:望远镜大,从而聚光能力好,分辨率高。

阵列式望远镜:聚光量虽然没有增加,但是可以提高分辨率。

6. 观众:能对SDSS IV巡天进行简单的介绍呢?

沈:SDSS IV指第四期观测计划。上海天文台也参与了此次观测计划。

他们的数据在2年后就会公开,公众们可以参与。

7. 小朋友观众:宇宙有尽头吗?

沈:简单回答,是没有尽头的。把你自己想象成一个在球面上爬动的虫子,你说宇宙是有限无边界的。

 

知识竞答:

“天外有礼,有奖竞猜”

幸运抽奖,有幸运的小伙伴们获奖了,沈老师为他们颁奖。

Tags:科普讲座 天文学家

责任编辑:数星星的猫

本周热点

在新窗口打开 实际大小 关闭 鼠标滚轮缩放图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