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蔡元培先生逝世70周年、孙寿甡先生逝世4周年

[ 录入者:linq | 时间:2010-03-05 22:08:33 | 作者:孙立南 | 来源:青岛观象台 | 浏览:2782次 ]

前日接到《半岛都市报》记者的 电话,邀请我去参加蔡元培先生逝世70周年座谈会,开始并不在意,匆忙之中随意翻阅了蔡先生的 介绍资料,却不想有意外发现,蔡先生逝世纪念日居然与我的 父亲是同一天!冥冥之中似有天意,蔡元培和孙寿甡两个似乎并不相干的 人,却都对青岛观象台的 发展付出过毕生的 努力。谨以以下介绍,勾起大家对两位先生的 回忆,以此怀念逝去的 先辈们,也深切怀念我的 父亲……

蔡元培(1868.1.11-1940.3.5)字鹤卿,号孑民,伟大的 革命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1940年3月5日在香港病逝。蔡元培先生虽不像二十世纪30年代那些曾客居青岛的 文人墨客以美文使青岛誉世,但他却以自身的 学养和地位对青岛观象台的 发展贡献了一份心意。

据史料记载,蔡先生与青岛的 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903年。1903年6月13日,上海的 中国教育会和爱国学社在开会时因琐事发生冲突,争执不休。当时作为副会长和评议长的 蔡元培先生愤而退席,遂于6月15日离沪来到青岛。蔡元培到青岛后,在陈梦坡介绍下先跟《胶州报》的 创办人李幼阐学习德语,后李因忙于工程事业和报纸,无法授课,遂又推荐一德国传教士代之。蔡元培在青岛除学习德语外,还进行学术研究,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由日文译出德国哲学家科培尔的 《哲学要领》一书,售于商务印书馆出版。根据蔡先生回忆,因为当时没有参考书,加之心绪不宁,“所译人名多诘屈,而一时笔误,竟以空间为宙,时间为宇,常欲于再版时修正之”。蔡元培来青不到一个月,上海即发生“苏报案”,邹容、张炳麟被捕入狱,《苏报》被封,爱国学社停办,蔡元培因在青岛躲过一劫,9月初蔡先生返回上海。

青岛观象台是远东三大观象台之一,在近代中国气象、海洋科学发展史上占有很重要的 地位。1922年中国收回青岛之后,任命著名气象学家蒋丙然先生作观象台台长。1928年蔡元培担任全国最高科学研究机关———国立中央研究院的 院长,负责指导、联络全国研究事业。期间成立天文研究所,聘请陈遵伪、高平子为研究员,张云、赵进义、蒋丙然、张钰哲为特约研究员,任命余青松为所长。1929年4月20日,青岛被确定为特别市以后,对市政机构重新调整,南京国民政府派陈中孚前来接收青岛,当时作为中央研究院院长的 蔡元培先生亲自写信给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胡汉民,请他电告陈中孚不要因为政权更替而撤换蒋丙然的 台长职务。

另外,还有人提出把青岛观象台划拨教育局,蔡先生获悉后,一天内两次打电报给当时的 青岛特别市代理市长吴思豫,坚决反对观象台隶属教育局。蔡先生认为,青岛观象台与一般政府机构不同,事关市政、航政,主要从事专门学术研究与应用,教育局乃为普及教育而设立,大学虽然也属教育的 一部分,但因其偏重学术之故,通例不受教育厅或者教育局管辖。观象台既然不在教育范围以内,更不可隶属于教育局;同时观象台台长的 资格,等于大学教授,所以各国地方观象台台长,均由中央观象台任命,而台长的 地位,在特别市应该与各局长平等。如果隶于局长之下,则绩学之士将不肯屈就,而台务将无进步,影响气象学术的 发展。观象台长应直辖于市长,同时告诫吴思豫以后凡涉及观象台台长人选必须征求中央研究院的 意见。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青岛观象台经费不足,蔡元培与竺可桢两先生多方筹措,除了从中央研究院的 天文、气象两所每月各拨500元予以补助外,还多次运动青岛历任市长,为观象台筹措、增拨经费,使青岛观象台业务得以顺利发展。

孙寿甡(1938.8.15-2006.3.5),原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岛观象台台长,1958年开始在青岛观象台工作,历任见习员、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台长,从事太阳黑子、小行星 、彗星 、日月食、彗星 撞击木星 、人造卫星 、流星 雨、太阳白光活动精细结构等观测研究。为青岛观象台从撤销至恢复建制奉献了毕生的 精力。

青岛观象台在1978—1993年撤销建制,划归中科院海洋所的 15年期间,孙寿甡先生奔走呼吁了整整十五年,经历了保住望远镜、恢复天文观测工作、恢复建制三个阶段。在仅剩一人的 艰苦岁月里,得到天文界诸多同仁的 热情关怀和支持。1924年曾参与接收青岛观象台的 陈展云先生得知青岛观象台被撤销建制划归海洋所的 消息时,在其所著《中国近代天文史迹》中,回忆1928年青岛观象台建立海洋科时指出,“青岛观象台的 海洋科是中国最早开办的 海洋学机构,应该写入《中国海洋学发展史》中第一页。当年它只是‘寄生’在青岛观象台躯体内,经过60余年的 变化,二者间的 关系 颠倒过来,青岛观象台反而‘寄生’在海洋机构躯体内。希望海洋所当局珍视这个前后相互‘寄生’的 姻缘,对现在的 青岛观象台亲切扶持这一条遥远流来中间经过几次曲折的 小溪不再干涸,涓涓不停滞的 长期流下去”。的 确,这条小溪不应干涸,青岛观象台作为我国近代天文事业的 发祥地,这本身就是它存在的 价值,何况它的 仪器仍可从事一些天文观测研究工作?!天文界的 关怀更坚定了孙先生要求恢复青岛观象台的 信念。1982年他利用席泽宗院士,北京天文台洪斯溢副台长,郭玉莲研究员在青岛疗养的 机会,向他们陈述了青岛观象台的 历史和现状,以及应该恢复天文工作的 要求,得到他们的 热情支持。他们回到北京后,立即联名致函中科院数理学部,建议恢复青岛观象台的 天文工作。紧接着又与张国栋、邵元疆、李德培、张培瑜、阎林山等先生联名写了配合建议,导致了1983年中科院地学部和数理学部联合下达“关于恢复原青岛观象台天文工作的 通知”。从而使中断5年之久的 天文工作得以恢复,但建制没有恢复。

接着,又是漫长10年的 努力。1992年10月,孙寿甡先生利用在北京参加中国天文学会成立70周年的 机会,联合了王绶琯院士、曲钦岳院士、席泽宗院士、苗永瑞院士、苏定强院士、熊大闰院士等17位天文学家联名致中科院王佛松副院长“关于将青岛观象台收回天文口的 建议”,这些真挚中肯的 呼声,终于迎来1993年6月青岛观象台建制的 恢复,这是15年来天文界诸位同仁携手努力的 结果。

作为中国科学院 “哈雷彗星 观测研究”的 主要完成人之一,孙寿甡先生获1989年度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和1991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1987年被授予“青岛市优秀青少年科技辅导员”,1988年被授予“山东省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1998年被授予“全国优秀青少年科技辅导员”称号。1999年被授予“青少年科技教育先进工作者”,同年在中国科学院重点课题“我国失控卫星 的 扑获、长期跟踪和陨落期预报”中,作为主要完成人之一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2000年被山东省科协授予“全省城区科普工作先进个人”。

发表专业论文10余篇,天文科普文章300余篇,与人合编《小学电算机知识》、《自然十分钟》、《小学自然疑难问题解答》、《中学自然科学名人词典》等11本科普读物。独立编著《探索宇宙奥秘》一书。在报刊发表天文科普文章400余篇。

瞻望青岛观象台的 世纪史,前半世纪,先贤们在内战频繁,强邻逼伺的 夹缝中艰难地为我国天文事业迈出了可喜的 第一步;后半世纪又遭“十年动乱”的 干扰和破坏,但其天文工作始终坚持未辍。如今,作为新一代的 接班人,我们必将追随先辈们的 脚步,让青岛观象台重新焕发生机,为我国天文事业和天文普及事业再谱新章!

Tags:

责任编辑:linq

本周热点

在新窗口打开 实际大小 关闭 鼠标滚轮缩放图片

loading.